冬兵最初试镜的是美国队长,自称不是“坏男孩”

经历了“分分合合”,在上一部《复仇者联盟3》中,冬兵与美队这对老朋友,终于又走到了一起,携手抗敌。然而,灭霸一个响指,美队再一次“失去”了战友……


从《美国队长》开始,这对相爱相杀的CP便吸粉无数。


来自罗马尼亚的塞巴斯蒂安斯坦其实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美男,生就一张娃娃脸的他不会美得360度无死角,也不会美得过目难忘,平面照片看上去似乎平淡无奇,但是一旦动起来便有了自己的独特魅力,坏坏又脆弱的气质更是迷倒了众生一片。



《复仇者联盟3》剧照




试镜美国队长,却成为阴郁反派冬兵



许多人不知道,塞巴斯蒂安一开始试镜的角色其实是阳刚正直的美国队长,后来漫威通知他让他去谈“巴基巴恩斯”这个角色的时候,他对这个角色几乎一无所知。《美国队长》当初宣传时有记者问他,漫威电影的试镜竞争厉害吗?他忍不住吐了一句槽:“我当时是去试镜美队的,巴基没有人竞争吧……”


不过,当漫威和他讲述了巴基以及冬兵的整个故事之后,他慢慢兴奋了起来:“这简直太酷了!”后来经过大量的研究,加上跟编剧艾德布鲁贝克的紧密合作,塞巴斯蒂安也逐渐爱上了这个角色。


就好像当年《蜘蛛侠》系列里因饰演的反派太过貌美而一举成名的“付兰兰”詹姆斯弗兰科,塞巴斯蒂安走的也是相同的路线,在《美国队长2》中当他取下面具露出英俊野性的面庞时,瞬间便迷倒众生一片。





这个角色也实在很容易让人喜欢:作为美队的好基友巴基,他和美国队长有着跨越几十年的友情,风流倜傥又忠诚靠谱;作为超能战士冬兵,他命运悲惨却威武酷炫,游走在“被害者”和“反派坏人”之间……塞巴斯蒂安曾不止一次表示,在他的理解中冬兵不是一个恶人,而是恶人手中的武器。冬兵是一个“正邪一体”的人物,他的铁臂所向披靡,但内心却迷茫脆弱,完全不是以往见到的脸谱化的反面角色。


身为漫威宇宙最具人气的角色之一,塞巴斯蒂安总共与漫威签下了9部电影的合约,要知道美国队长克里斯埃文斯也只签了6部。





童年颠沛自卑,在戏剧舞台找到归属感



1983年8月,塞巴斯蒂安出生在罗马尼亚康斯坦察的一个单亲家庭,作为家中独子,他在那座港口古城度过了自己的幼年时光。当地球另一端的孩子都在玩着“美国队长”的玩偶时,他正拿着红军玩偶“指点江山”,这一点倒是和冬兵身上的红星相得益彰。儿时的他居所漂泊不定,8岁那年由于钢琴家母亲的工作关系,他们搬去维也纳生活了四年,之后12岁的他再次移居美国纽约州罗克兰县,他的母亲与当地的一位私立学校校长结婚。


塞巴斯蒂安的整个青春期都活得颇为焦虑,常常因为自己奇怪的口音而感到自卑,暗自希望自己有个正常的童年,或是多个兄弟姐妹的陪伴,更急切的努力设法融入新集体,希望被接纳和被喜爱。或许正是因为这份特殊的经历,让孤独感成为他身上迷人的一部分。





当塞巴斯蒂安远离亲人,在寄宿学校为自己的口音而感到自卑怯懦时,戏剧走进了他的生活。在学校的课外活动中他第一次踏上舞台,随后参与演出了数部舞台剧。17岁那年,他在演出舞台剧《西城故事》时,台下有一位观众被他的表演感染而落泪,那一瞬间,他才找到了归属感——原来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一席之地的。表演带给了他从未有过的信心,亦使他在后来决意要成为一位真正的演员。


塞巴斯蒂安随后多次尝试申请加入多个大学的演艺课程,最终他被美国罗格斯大学梅森格罗斯艺术学院录取;而学校亦给予他到英国亚洲城娱乐伦敦的莎士比亚环球剧场学习演戏一年的机会。完成英国的课程回国后,他又参加了娜塔莉波特曼、小罗伯特唐尼等人都去过Stagedoor Manor表演训练营,在那里被经纪人相中,陆续开始投身参演一些美剧或独立电影。


投身表演,让塞巴斯蒂安渐渐坦然:“我觉得自己已经走了很长的路,继续走下去,说不定会有什么好的际遇呢!”



想做第二个金凯瑞,却成为坏男孩代言人



小时候对塞巴斯蒂安影响最大的偶像,并不是超级英雄,每当被问起偶像是谁时,他会告诉你:除了母亲,另一个人就是好莱坞喜剧天王金凯瑞。他热衷于模仿金凯瑞在不同影片里的表演,并且乐此不疲,成为喜剧演员也是他走上演艺之路的一个重要原因。


《美国队长》导演乔庄斯顿曾说,塞巴斯蒂安看起来像个标准的坏男孩,跟詹姆斯迪恩似的。这样的评价可把塞巴斯蒂安吓坏了,“可我并不是个坏男孩,我觉得我自己更像是保罗路德(蚁人的扮演者)”,他赶紧辩解,“我喜欢的是喜剧演员,偶像是金凯瑞,我走路吃雪糕都会弄得一身,我想演个英雄……”塞巴斯蒂安深受好莱坞喜剧明星的影响,并以他们为榜样,然而命运却为他安排了另外一条路。



塞巴斯蒂安斯坦与“美队”克里斯埃文斯。



作为演员,他出道以来演过的角色大多是美剧或小成本电影里的怪人、同性恋、反派或是坏男孩。《魔界契约》里他是阴险腹黑的大反派,美剧《童话镇》里他是疯癫又邪气爱女成痴的疯帽子,《绯闻女孩》里他是与父母决裂独自环游世界的不羁浪子,《黑天鹅》里他是与娜塔莉波特曼调情的N线小角色,《热浴盆时光机》里他化身上世纪80年代的恶棍,《建筑师》里他是建筑师的同性恋儿子,美剧《列王纪》中他出演英年早逝的同性恋王子,《政坛野兽》中他再次出演女国务卿的同性恋儿子……每一个角色都有着强烈的自毁倾向,并且充满了自我挣扎。即便首次出演商业大制作《美国队长》,他演的也是冰冷、阴郁却又哀婉、让人欲罢不能的杀手冬兵。


塞巴斯蒂安长着一张纯真的娃娃脸,笑起来却痞痞的,这样的特质使得他身上总有种坏坏的性感,招牌式无辜的蓝眼睛,则让你觉得他无论犯了什么错都可以被原谅。所以即便是演绎大反派,他也总能演绎成那种让人爱恨交织的非典型坏蛋,在他看来,这些疯狂的角色“只是一些有缺点的人物罢了”。



你不知道的“冬兵”



1  塞巴斯蒂安在中国有着很高的人气,中国影迷喜欢用“包子”“384”“冬兵”作为对他的昵称。


2  研究“冬兵”一角时,从小就不爱看漫画的塞巴斯蒂安把《美国队长》漫画丢在一边。相反,他钻进了纸堆,在二战资料中感受这个角色的爱国心和悲剧宿命,这一研究就是五个月。



美国队长身边的队友巴基。



《美国队长2》中的冬兵。



3  跟许多观众一样,塞巴斯蒂安也是等了两年才知道“巴基”在《美队》里并没有彻底死掉,而且还会华丽回归。当时,是正在参加圣地亚哥动漫展的朋友从现场给他打了电话,塞巴斯蒂安这才知道:他成了《美国队长2》的副标题。


4  表面严肃冷峻,私下里的塞巴斯蒂安却是个逗比,他爱耍宝加做鬼脸,简直就是男生版的卡拉迪瓦伊。如果可以Cosplay,塞巴斯蒂安会选蝙蝠侠里的谜语人。


5  塞巴斯蒂安超级喜欢唱卡拉OK,他喜欢The New Division、Bastille、St.Lucia,也喜欢David Bowie、Daft Punk以及Guns N' Roses。他说如果是“巴基”去唱K,大概会唱美国乡村歌手约翰尼卡什版本的九寸钉乐队(Nine Inch Nails)的歌,尤其是那首《Hurt》或是弗兰克辛纳屈的《My Way》。


6  塞巴斯蒂安喜欢皮克斯电影,在看《头脑特工队》的时候感动哭了,他最喜欢的迪士尼电影是《阿拉丁》,因为有精灵。


7  塞巴斯蒂安最想合作的导演是昆汀塔伦蒂诺,还有大卫O拉塞尔、马丁斯科塞斯。


8  如果你很长时间没有看到塞巴斯蒂安,他多半去百老汇演出了,舞台对他有种神秘的吸引力,远大于赚钱成名的诱惑。“电视剧总在赶着拍,没有时间总结提高;电影更多是导演选择的表现方式;只有舞台剧,有充分的排练阶段,每天都是你自己在创造,每天都是独特的。”


撰文/孟天翔

新京报编辑 吴冬妮  校对 张彦君

原报道刊载于2016年5月23日新京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冬兵最初试镜的是美国队长,自称不是“坏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