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了完美人设!张艺兴演技比《老九门》进阶要感谢一个人

新京报讯(记者 张赫)由张艺兴、王紫璇、李立群、王栎鑫等人主演的电视剧《黄金瞳》正在爱奇艺播出。该剧改编自打眼的同名小说,讲述了一名典当行的普通职员庄睿(张艺兴 饰)因一次意外,眼睛遭到异变,获得“黄金瞳”的超能力,并展开以文物鉴宝为主题的冒险故事。作为张艺兴继《老九门》后第二次出演探险类题材,同时云集了涂们、倪大红、梁天等众多老戏骨,《黄金瞳》在拍摄时便备受期待。然而部分网友却质疑该剧在故事线和感情线上都进行了大刀阔斧的修改;同时观众对张艺兴的演技也褒贬不一。对此,该剧总制片人白一骢接受新京报专访。


张艺兴和白一骢再一次合作探险类题材。图片来自网络



1 原著人设情节很难影视化


早在2012年,白一骢便买下了《黄金瞳》的影视版权但迟迟未着手改编,直到2015年决定将其影视化时,才发现原著中的人设、情节并不适合搬上荧屏。《黄金瞳》是一本典型的网络“爽文”:原本平凡的庄睿在获得“黄金瞳”后一路开挂,不仅在鉴宝之路上屡试不爽,获得大量财富,同时还发现自己是某开国元勋的后人,开博物馆、养老鹰和大猩猩、迎娶白富美,一帆风顺走上人生巅峰。


“这个人设太夸张了。”白一骢坦言,“甚至在原著后半部分‘黄金瞳’不仅可以鉴宝,还能当X光和CT检查身体;庄睿站在海边,就能准确看到几百年前沉船的位置,有什么宝藏。”


黄金瞳合理化


白一骢表示,他们大篇幅删掉了原著中不能影视化的浮夸情节,将“黄金瞳”合理化。例如加入《聊斋志异》中“八大王”冯权的故事,穷书生因救了一只鳖精而获得能看透一切的慧眼,以历史故事验证“黄金瞳”的可能性。


同时,白一骢认为,原著最大的问题就是过于开挂,庄睿拥有超能力后遇到任何困难都是秒解决,所以剧中设定庄睿能辨别文物,不只是因为‘黄金瞳’,更多是因其了解所有玉石的构造,先用知识判断这块玉石可以买,再用“黄金瞳”确认。


不仅如此,剧中的“黄金瞳”也有失灵的时候,且具备“反噬”功能,“我们希望主角并非浮夸的开挂,而是有意识地控制黄金瞳。即便他没有超能力,依然可以靠努力成功。”


恋爱线改动最大


庄睿不仅在鉴宝上没有实现“开挂”,同时迎娶白富美的感情线,也被修改为与平凡女警共同历险。不少网友质疑王紫璇饰演的女警苗菲菲戏份喧宾夺主,也不符合原著对庄睿情感的设定。白一骢解释道,“白富美”秦萱冰的人设过于玛丽苏,对外是有钱的冰美人,唯独对庄睿百依百顺,“这不就是纯男性爽文吗?所以我们希望男女主角之间能有平等的对抗,就把秦萱冰的感情线删掉了。”白一骢透露,苗菲菲和庄睿在剧中也只是相互促进的关系,并没有展开恋情。


王紫璇饰演的女警苗菲菲。图片来自网络


2 张艺兴演技拍完黄渤电影进步很多


在《黄金瞳》中,张艺兴饰演了内心软弱、武力值超低的典当行小职员庄睿。他一心研究古玩文物,直到获得“黄金瞳”之后,终于在鉴宝之路上树立信心。白一骢表示,庄睿最初就像小绵羊一样温和,和张艺兴的气质很贴合。然而网友对张艺兴演技的评价却依旧两极分化:部分观众认为其塑造的庄睿过于“面瘫”,表情始终不够入戏;但也有粉丝直言相较《老九门》,张艺兴已经有了很大提升。


作为继《老九门》之后第二次与张艺兴合作,白一骢认同张艺兴能够当一名好的演员,前提是他需要寻找到表演的乐趣。“在演《老九门》的时候总有人说他演得不好,他也知道自己是个新演员。当时相较演戏,唱歌带给他的快乐和成就感更多。”白一骢将张艺兴在表演上的转变归功于与黄渤拍完电影《一出好戏》,他明显感觉到张艺兴找到了表演上的快乐。在《黄金瞳》剧组,张艺兴不仅主动探讨对角色的理解,还经常跟导演表达自己对表演的想法,“他本身就很努力,又慢慢寻找到了乐趣,我觉得他会往一个好演员的方向发展。如果今天让他再演二月红,肯定会比当年演得好。”

 

3 戏骨作配,是种u乐娱乐好风气


《黄金瞳》集合了一群老戏骨:涂们、李立群、倪大红、梁天等,为该剧增色不少。他们或饰演了黑心商人、文物收藏家,或摇身一变成为潘家园掌柜的。


由上到下为涂们、李立群、韩童生、梁天都饰演了配角。图片来自网络


白一骢坦言,如果他今天拍的是一部玄幻IP,绝对请不来这么多戏骨,“让老艺术家演个魔尊,画上浮夸的妆,跟耍猴一样,他们接受不了,我也不好意思请人家。”而《黄金瞳》吸引他们的地方则是“角色合适”。例如把梁天放在潘家园,就像是一位倒卖文玩的商贩,“他们也想尝试这种没演过的另类角色。”


如今,年轻演员挑大梁的电视剧邀请“老戏骨”加持,似乎成为业内不成文的习惯。虽然不少观众遗憾于戏骨做配,但白一骢却希望这样的好风气可以延续下去。他认为,目前很多观众不再只希望看到大制作、大流量,反而更期待看到优秀的表演,这是好现象,“但现在很少有电视剧能让观众欣赏演员的演技了。老戏骨不仅可以让作品多一些表演质感,同时能让年轻演员在片场多向前辈学习,他们也能多花点时间跟精力在表演上下工夫。”


4 平台采购费降低,制作费缩水


  从2018年10月开始,影视行业的各类论坛均将“寒冬”作为议会主题。随着“限酬令”等规范的落实,行业开始自律起来。身处一线的白一骢,同样感受到了影视行业的变化。他坦言,过去几年资本大量进入影视行业,市场进入泡沫式拔苗助长,如今“寒冬将至”不过是终于进入了理性调节时期。


电视剧采购价在2017、2018年经历了泡沫式上涨。当年网传《如懿传》单集价格超过900万已被媒体渲染为天价,但白一骢透露,其实在2018年底的时候,单集900万已经是很平常的价格。然而,市场采购价的提升,并未让创作团队的素养有所提高。过去,一个资深导演拍电视剧的报价通常在单集十五万到二十万;编剧若达到十五万已算行业顶级。但近几年,刚毕业且没有作品的年轻导演、编剧,报价都不止于此,“我们公司的编剧就经常被说价格太低,因为如果获奖的编剧价格都涨不上去,也会压着别人都涨不上去。”白一骢说,当去年制作公司听到演员片酬在8000万左右时,第一反应竟然是不贵,他确信整个行业的心态确实出现了问题。


而平台也意识到了市场的虚火,作品质量良莠不齐、财报上十几个亿的赤字,都逼迫其必须下调采购价格。平台采购价格下调,直接造成制作方遭遇前所未有的成本压力。“目前制作公司能做的,就是在主创层面压缩成本,因为这两年酬劳确实涨的倍数太可怕了。这是影视寒冬的原因,是一个现实问题,但同样也是行业必须面对的调节。”


5 每件“珍宝”都可以拿到潘家园当A货去卖

 

为了体现原汁原味的文物交易氛围,潘家旧货市场成为《黄金瞳》最重要的拍摄景点。在这里庄睿利用“黄金瞳”600块买进一个养蝈蝈的葫芦,转手便卖出了80万。但据悉,剧中的潘家园并非实景拍摄,而是白一骢掷重金在北京怀柔1:1搭建的“新潘家园”,“潘家园是一个非常市井化的市场,我们的成本无法支撑清场拍摄。万一拍摄中你把人家掌柜的玩意儿给磕了,虽然看不出真假,但老板就说这东西值钱,这太可怕了。”无论是电线杆上贴的小广告和鸟窝,还是门口破旧的监控器,拍摄地完全还原了潘家园原貌,以至于白一骢请了几个潘家园的掌柜来串戏,他们竟惊讶于看到了一模一样的自家店面。


剧组仿制的文物。图片来自网络


除此之外,剧中也出现了大量的文物、珍宝,例如千年难遇的冰种翡翠,价值连城的三河刘红葫芦,郑板桥的《竹石画》真迹等。但白一骢坦言,剧中大部分把玩的文物都是道具组制作的“赝品”,“真的成本太高,也很重,拿来拍摄非常危险。”例如剧中庄睿切割的价值千万的翠绿冰种,便是道具组用石灰、橡胶、水泥等原材料塑制而成,后又电镀了三层,最终盖上石头花纹的封皮,因此即便在剧中用手电照射也可以像真冰种一样透光,切割后可以实现一层层绿色的效果。“我们很多东西都可以当成A货拿到潘家园去卖。”白一骢笑称。


但不少网友却表示,该剧对文物的讲解过于敷衍。当庄睿用“黄金瞳”辨别真伪后,缺乏更细节解析,让观众只看到特效堆砌的热闹,看不到更多鉴宝的门道。白一骢解释说,剧中有具体讲解的珍宝,大多是有历史出处和资料可循;但大多数宝物更多只是个老物件,“比如某件物品它只是一个宋代官窑,值钱,但没什么故事可讲,所以我们会淡化这部分内容。”


新京报记者 张赫 编辑 佟娜 校对 赵琳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破了完美人设!张艺兴演技比《老九门》进阶要感谢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