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把我最喜欢的搬出来了,别吓到你们

|视频时长:10分37秒|

Hello,大宝贝,我是刘哔。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祝耕夫的另一篇漫画,名字叫做《噩梦重重》。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我们的男主阿石呢,正在床上睡觉,可能是做噩梦了吧,他的神情有些痛苦,额头上还有冷汗,阿石的居住条件可不怎么样,房间的踢脚线上有好几个大洞,一只毛毛虫从洞里钻出来,像是有定位一样,大摇大摆的朝着阿石的耳朵爬去,滋溜一下,毛毛虫钻进了阿石的耳朵里,睡梦中的阿石觉得难受,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睛,黑色的血水从他的眼睛,鼻子里流出来,阿石开始抽搐,发抖,他的头开始变成毛毛虫的样子。

阿石睁开眼睛,一个猛子从床上坐起来,他大口喘着粗气,浑身都是冷汗,原来是自己做了个噩梦,他踩着拖鞋走到卫生间里,用冷水洗了把脸,镜子里的阿石,黑眼圈都快比眼睛大了,他最近总是被噩梦困扰着,连脸色都变得憔悴起来。

先洗漱一下吧,阿石像往常一样,对着镜子机械的刷牙,忽然觉得嘴里充满了血腥味,一颗牙掉了,怎么回事,他平时没有口腔疾病啊,他对着镜子,用手戳了戳其他的牙齿,怎么,旁边的牙也有点松了?阿石只觉得一阵血气从胸口往上涌,“哗啦”一下,一大口血被吐在了地上,除了血,还有阿石的所有牙齿,此时阿石的嘴里,只剩下往外冒着血的牙龈,粘稠的,发臭的血液顺着他的嘴不断的往下淌,阿石低头去看,血水竟然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小腿上。

阿石的头重重的点了一下,他醒了,原来阿石刚刚是在地铁里睡着了,地铁的报站声响起来,下一站就是阿石的公司了,他昏昏沉沉的走到车门前等着下车。

然而,地铁根本没有要停车的意思,嗖的一下驶过月台,也不管下一站是否有人等车,阿石懵逼了,他问其他人,这地铁是怎么回事,可是根本没人搭理阿石,车厢里的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的手机,“你们没人要下车吗?”阿石又问了一次,还是没人理他……

阿石突然向后打了个趔趄,地铁竟然开始加速了!

房间的门慢慢的被开了一条缝,是地铁上的流浪汉,流浪汉蹲在地上,看了看男人的尸体,他问阿石,你想起来了吗?你想起来,你是怎么杀掉他的了么?阿石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悲伤了一桩命案,流浪汉看阿石惊讶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

于是他告诉阿石,地上的这具尸体,是阿石的老板,阿石每天早起贪黑,兢兢业业,加班的是阿石,加薪的却是别人,老板也只是给阿石画大饼,给两句口头鼓励,阿石每天拼命付出,到头来却遭到了老板的解雇,老板说是公司不景气,还要让阿石理解自己。

但所有人都知道,老板只是想让自己的侄子,取代阿石部门经理的位置,每个人都知道,每个人装作没看见,没人为阿石说话,没人在乎阿石,阿石知道老板喜欢毛毛虫,为了投其所好,阿石甚至不顾自己对毛毛虫的恐惧,特地去山里给老板抓虫子,为了工作,阿石豁出去了。

老板收下了阿石辛辛苦苦抓的虫子,却说要给阿石安排一个保安的工作,阿石快哭了,自己为公司付出了那么多,到头来却成了一个保安,这不公平。

公平?老板捏爆了手里的虫子,你就是我的一条狗,彻底绝望了的阿石慢慢的拿起桌子上的烟灰缸,他心如死灰,一下,两下,三下,老板的头被阿石砸烂了。

之后阿石销毁了证据,躲进了深山,但他不敢面对自己杀过人的事实,由于自己内心的恐惧,阿石遗忘了这段杀人的记忆,等警察找到他的时候,阿石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听完流浪汉的叙述,阿石跪在地上痛哭,现在他想起来了,他说自己好累,好痛苦,他问流浪汉,知道他躲在山里的时候,都是靠什么充饥的吗?为了活下去,他什么都愿意做,阿石原以为一切都结束了,但流浪汉为什么不肯放过他?

阿石放下了捂着脸的手,他的眼睛变得奇大无比,眼白消失了,嘴巴也变形了,皮肤上开始长出毛刺,他贴在流浪汉的面前,此时的阿石已经变成了一只毛毛虫的样子,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为了活下来,吃了多少毛毛虫。

流浪汉醒了,他躺在床上,脑袋上带着什么实验仪器,他虚弱的问旁边的工作人员,自己这是在哪,工作人员称呼流浪汉为博士,他恭敬的帮博士取下仪器,并且解释说,梦里的一年等于现实里的一小时,博士沉睡了三个小时。

也就是说,博士在他的梦里经历了三年,在谁的梦里?博士转过头,阿石正躺在旁边的一张床上,头上也带着仪器,我刚刚是在他的梦里吗?

离开实验室,有警察来跟博士道谢,警方说多亏了博士进入到阿石的梦里,谋杀老板的案子才能顺利被侦破,不知道是关心还是好奇,博士想知道阿石的情况。

警察说,自从阿石被抓获以后,一个字都不肯说,不过就在刚才,阿石终于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这一切都是博士的功劳。警方用了三个月都无法让阿石开口,博士只用了三个小时就做到了,警方还赞叹,博士发明的这个梦境联结机实在是太厉害了。

可是,流浪汉的身份已经入侵了博士的脑子,他会不自觉地翻垃圾桶找吃的,工作人员发现以后,带博士去餐厅吃好的,博士吃的狼吞虎咽,他在阿石的梦里做了三年的乞丐,每天潜伏在阿石的身边,只为能进入阿石最深层的梦境,他在梦里过了三年,每一天都如此真实,所以现在即使醒来了,博士却无法分辨出梦境与现实,工作人员沉默了一下,他问博士,你真的以为,你已经回到现实了吗?看看你的周围吧。

博士环顾四周,每个人,都没有脸,博士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他还在梦里?工作人员告诉博士,他只是一个实验品,他们实验的目的,是要知道人究竟可以进入多少层梦境,现在,是进入下一层噩梦的时候了。

巨大的仪器发出平稳的指示声,一个穿白大褂的人问,他睡了多久了?你觉得他会醒过来吗?另一个人说,没人知道,他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这是我最喜欢的漫画之一,这个所谓的博士,他才是真正做梦的人,我估计他原本是个流浪汉,被实验室的人抓来以后进入梦境,层梦境是梦到自己变成了博士,开发了梦境联结机,第二层梦境是博士进入阿石的梦里,让阿石承认自注册送体验金己的罪行,第三场梦是从阿石的梦里醒过来,被工作人员点破后,直接掉到了第四层梦境里。

也有可能,阿石的经历就是博士年轻时候的经历,他隐姓埋名,变成一名流浪汉,在梦中直面自己内心深处的恐惧,所以说,有一个能区分梦境和现实的陀螺是多么的重要啊。

好了大宝贝们,我们下期再见!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终于把我最喜欢的搬出来了,别吓到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