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汉”胡军: 我的心从未离开过舞台

原标题:“硬汉”胡军: 我的心从未离开过舞台

  提起胡军,很多人第一想到的是大侠“乔峰”,以及不少影视作品中的“硬汉”形象。其实这些年胡军有意无意地在挑战一些不永利国际娱乐一样的形象。日前他携妻女来南京,一同登上保利大剧院舞台出演《哈姆雷特》。在后台接受扬子晚报记者专访时,胡军一身休闲运动装,一米八几的大个子,乍看很硬汉,但采访的过程可谓一片欢声笑语。谈到家庭,胡军又秒变“女儿控”。

  从根儿上就是一个舞台剧演员,拍影视作品时都会有舞台思维

  2003年,胡军出演电视剧《天龙八部》中乔峰一角,这是胡军第一次饰演英雄角色。之后他是《楚汉风云》里霸气盖世的项羽,《西安事变》里一代少帅张学良,精湛的演技和霸气的风格,令其一直稳居一线实力派男演员行列,也就此被媒体和观众贴上“硬汉”的标签。然而最近几年,他的影视作品不那么多,反倒是“回归舞台”了。面对这个问题,胡军正色表示,自己从没离开过舞台。

  “哈姆雷特”是舞台剧演员的标杆,男演员都以能演哈姆雷特为荣耀。李六乙导演的莎士比亚经典名剧《哈姆雷特》今年来南京保利大剧院演出,胡军扮演的正是哈姆雷特。有趣的是,大学刚毕业时他曾在《哈姆雷特1990》中饰演过掘墓人一角。

  采访闲聊中记者说:“网上有不少关于这版《哈姆雷特》的观后感,你看了吗?”胡军说:“嗯,你说说。”本想套路一下的记者只好硬着头皮如实说:“很多人表示看不懂,太抽象,不过画面确实很美,但就是不知道演员们在说什么。”

  胡军面不改色地说:“对普通观众来说确实是难,中国内地观众接触莎士比亚不像欧洲那样普遍。所以看不懂和看得懂都很正常。”他又跟记者进一步探讨说,国内观众对《哈姆雷特》的认识,大多源于上世纪上海译制片厂引进的电影《王子复仇记》,而对《哈姆雷特》原著和戏剧的表现形式关注并不多,有陌生感是正常的。

  此前有记者表示,20年前在人艺排练场采访胡军,刚刚演完备受争议的实验话剧的他眼神是迷茫的,对自己对戏剧,似乎一时都缺少明确的方向。而20年后,在《哈姆雷特》的后台专访胡军,扬子晚报记者看到,他的眼神异常坚定,说到《哈姆雷特》的种种非常透彻。他的解释是,当年刚毕业,只是觉得这么演哈姆雷特很先锋很好玩。而这些年,生活的磨炼与阅历、成功与幸福,让他不断成长,也让他对戏剧的爱,更炽热和成熟。

  看完舞台剧《哈姆雷特》,会被胡军的舞台功底所折服。在剧中决斗戏推向高潮之前,胡军脱去上衣,露出满身腱子肉。那这么多年是如何保持对戏剧舞台的热情和功底的呢?胡军说:“我就从来没离开过!如果心都离开了,那再回舞台就傻了,可能连在舞台上走路都不会了。其实我根儿上还是舞台剧演员,这么多年,我不管是看剧本,还是分析人物,即使是拍电影电视剧,很多东西在我脑子里也都是舞台的感觉,就是有一种舞台思维。就像小孩学骑自行车,只要学会了,即使20年不骑,但想骑的时候,拿起来就能骑,最多需要适应适应,感觉很快就全回来了。”

  一家三口同台,不能扮生又不能显熟,这种磨合更微妙

  《哈姆雷特》对胡军来说真的很特别。因为他与妻子卢芳、女儿九儿同台了。

  胡军说,一家三口同台,一开始觉得挺好玩,但也很奇怪,“因为1995年时我跟卢芳同志一起同过台,也是李六乙导演的戏,叫《军用列车》,她演女一,我演男一,我们就是这么认识的。”那次同台后两人就再也没在舞台上一起演过戏,这次对胡军来说是一次因缘和合。

  需要交代的是,卢芳是北京人艺演员,在此版《哈姆雷特》中一人分饰奥菲利亚和王后两个角色,这不仅对于演员来说是巨大的挑战,同时也是导演李六乙在舞台艺术呈现上的新探索。

  “在生活中,我们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在舞台上,我们最开始是生分的,需要互相磨合。20多年过去了,虽然我看过她演的很多话剧,她也看我演的影视剧、话剧,但是两个人真正在一个舞台上,那就不一样了。我是一个演员,她也是一个舞台演员,我们不能把生活中的熟悉放到舞台上,但又不能扮生,这种磨合,比和陌生演员合作还要难太多太多了。这里面就有很多微妙的东西,需要我们不断去调整、磨合,去找到最合适的感觉。”胡军这样说。

  记者问,那你们回家还会继续讨论剧,这家庭氛围可真好啊。胡军笑说:“哈?我还没跟你说呢,我们也有摩擦,意见不统一,这些都有。她会站在王后的角度看哈姆雷特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也会站自己角度看她是什么样的,会互相交流。”

  在《哈姆雷特》演出舞台的右手边,有一个歌者,她是舞台的引领者和灵魂人物,正是由胡军和卢芳的女儿九儿所担任。一次饭局上,导演李六乙听到九儿随口唱了一首歌,就被那个声音和眼神打动了,导演认为她的声音可以让这部作品有另一种升华。对于导演这个建议,卢芳一开始是拒绝的,不过胡军对卢芳说,不要替孩子拒绝,问问她自己的意愿。于是九儿在认真想了一周之后,决定加入剧组。

  所以,一家三口就经常一起开车去排练,记者很好奇地问胡军:“你私下是个‘女儿控’,这次女儿也参演,你们同台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会不会偶尔笑场?”胡军很严肃地说,不会。

  其实胡军的内心并不愿意九儿当演员,不想她受那么多苦,但也不阻拦她。“如果有一天她真的想要选择这个行业,我会把这个行业里所有不好的事情全都讲给她听,看她能不能承受,能不能忍受。如果她还是真心热爱,她不怕,那我也没办法。”胡军让她来演《哈姆雷特》的目的是体验和经历一下,不管以后干什么,艺多不压身,对她是有好处的。

  从小被反锁厕所练小提琴,演冼星海也得心应手

  正在热映的音乐史诗电影《音乐家》也让观众很震惊:没想到“硬汉”胡军还能演音乐家!

  胡军坦言,接到剧本时自己很感动,也很惊讶,“导演和制片人沈健找到我,告诉我冼星海其实是个很有力量的人,当然他的力量不是表现在外面。而且他们查到了我的家史,我出身音乐世家,所以觉得在音乐方面,我也很能代入。”

  确实是这样,胡军的父亲胡宝善和伯父胡松华分别是著名男中音、男高音歌唱家,他们更是冼星海的崇拜者。胡军还透露,父母听说他要演冼星海时都“勒令”他一定要演好。

  胡军拍摄前去了哈萨克斯坦,见到了冼星海当年流落哈萨克斯坦时视作亲人的卡利娅老人,“她一上来就对我说,样子挺像(冼星海)的,但他没有这么黑,也没有这么高,也没有这么胖,而是一个非常瘦弱的人。我对她说,您放心,我一定减肥,但肤色这事儿我是真来不及了。”

  为了饰演出冼星海的神韵,胡军在片中亲自上阵、零替身完成了所有关于音乐的镜头。对此,胡军自嘲道:“我小时候被逼着学小提琴,这么多年虽然半途而废,没坚持学下去,但姿势没忘,所以捡起来一招一式还是挺像样的。不过,让我拉些片段还行,如果整个曲子就困难。”

  对于冼星海的经历,胡军表示,父亲胡宝善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官派出国进修的歌唱家,“我爸是学美声唱法的,男中音。1958年和施鸿鄂一起去的保加利亚,师从布伦巴罗夫,之后也去苏联学习过。他对我要求特别严,小时候他们去上班,就把我反锁在厕所里练小提琴。中午饭也在厕所里,一练就是一天。”

  用胡军的话来说,“硬汉”这个标签,是大家给予的,他很珍惜,不过他也在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比如去年就挑战了一个小人物角色,他首次担任监制并主演了一部电影《西风的话》,在里面出演一个沉默寡言的“犯罪嫌疑人”,一个性格复杂的人。如今娱乐圈“演而优则导”,胡军表示,电影监制确实是他的第一次尝试,后面会不会跨界或转型做导演这些幕后工作,目前不好说,反正当下没有计划。

  快问快答

  K=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孔小平

  H=胡军

  K 儿子康康有没有闹着也想参加演戏啊?

  H 他还小呢,暂时还没流露出对舞台的兴趣。我觉得吧,他最感兴趣的是飞机,人家以后要当机长呢。

  K 对如今大学校园里活跃的戏剧社团有什么建议?

  H 就像我当年在中戏上学时爱排戏一样,不论你排得好不好,大学生这种态度和精神值得鼓励和肯定。

  K 舞台剧让你很留恋,那下面有没有更多的影视剧计划?

  H 其实也挺多,今年有4部电影。还有没完成的电视剧《盗墓笔记》。

  K 你还有一个男装品牌,如今进行得如何?

  H 今年是第四年了,设计理念日渐成熟,我理解的时尚就是以自我个性发展出的风格。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孔小平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硬汉”胡军: 我的心从未离开过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