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理学分析《权游》即将收官的“疯狂”之举


龙妈眼中的雪诺是爱人,也是竞争者。

  【涨姿势】

  

  昨天,《权力的游戏》最终季迎来了倒数第二集。看完这一集,很多观众都大呼:都疯了!龙妈在这一集的表现,众人在她的表现下的反应,都被解读为“疯了”。实际上,前几季故事已经为龙妈的转变做了铺垫,从杀死山姆不肯臣服的父亲和兄长开始,越来越铁腕,同时距离“解放子民”的初衷越来越远。和“二丫”艾莉亚一击刺死夜王类似,龙妈骑龙屠城有些意外,细想却在意料之中。那么她是由于什么原因实现黑化、人设崩塌的质的飞跃呢?

  龙妈的恐惧源于雪诺身份揭示和内心的无助

  起初龙妈做领袖、进而要做七国领袖,怀揣的梦想是解放子民,做明君。在这个时候,夺得铁王座和解放子民的目标一致,她必须获得最高权力才能实现解放子民的目标。在这个阶段,倘若她与雪诺相逢,雪诺的继承者身份要么令她拱手相让,要么两个人共同治理——是否由她独霸王权不成为主要问题。

  可惜,在夺权过程中,她一再面临要权还是要人的选择,权力的渴望逐渐占了上风。这时她的主要目标已转变万博manbetx成了要做女王。当她只盯着王座时,雪诺是否是明君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不允许他以合法继承人的身份阻挡她称王。

  最大的恐惧源于王位合法继承人雪诺,雪诺又身兼她侄子、情侣两重身份,她爱他,再恐惧她也不能杀他。即使他违背了誓言把身份透露给了珊莎,遭遇背叛后她仍然不能杀他。她的愤怒要找发泄口,于是冲向了瓦里斯,杀了他。这一条链上的人她都恨,所以她才会警告提利昂:没有下一次。唯独放过了雪诺。

  龙之死和弥桑黛之死是另两个直接导致龙妈狂怒的因素。龙是她的孩子,既是她迈向成功的第一笔资产,又是她最宝贵的拥有。同样,弥桑黛既是她的侍女,又是她解放子民成功的象征。

  龙与弥桑黛之死给她带来的是深深的无能感。贵为女王,一路令各路诸侯臣服(包括铁王座合法继承人),以为这个世界非自己莫属,却无力保护自己的孩子和侍女。由无所不能的高处跌落,看见自己无能为力,恐惧自内心升起。

  这时她更深刻地感受到权力源自子民的爱戴,而子民更爱雪诺,这加重了她的无能感、权力的丧失感以及她所处世界的失控感。再一次,涉及雪诺时,她不能直接向他发泄怒火,不能杀掉子民们更爱戴的领袖,因为她爱他。还有一个人她不能杀:她自己。她自己的无能为力也令她愤怒、无法发泄。此时,瑟曦作为敌人成了最佳发泄对象,把愤怒指向敌人并且消灭对方,看起来是最方便的解决途径。

  过度杀戮与情激杀人

  龙妈屠城的行为与犯罪心理学上的过度杀戮类似。谋杀一个人,一枪或者一刀已经毙命,但是心怀深仇大恨的杀人犯不满足,要捅上几十刀、再开十几枪打成筛子,这就是过度杀戮。

  灰虫子在对手宣布投降后继续斩杀,就是出于仇恨和为弥桑黛复仇而过度杀戮。龙妈没能针对瑟曦个人,把她剁成肉酱,她的愤怒扩大化了,把整个城市的人视作瑟曦的同谋、共犯(瑟曦的一部分),对他们无区别地加以屠灭。

  愤怒扩大化和失控,与情绪没有直接从正常渠道宣泄有关。龙妈把源自自身和来自雪诺的恐惧转化为愤怒向外倾倒,这就好比我们肚子饿应该吃饭,转而喝了很多水,肚子很胀但是消除不了肚子饿的感觉。所以消灭了攸伦的铁舰队、攻破了君临城没有缓解她的愤怒,城中士兵放下武器、百姓敲响钟声投降,同样不能,她的愤怒借由飞龙喷出的熊熊烈火外在化。

  可以肯定的是,这一集她把这座城烧毁以后,下一集里她的愤怒仍然难以化解:屠城让她重获掌控感,让她消散了一部分失控的恐惧,但不能消除失去龙子、弥桑黛的无能感,不能抹去她害怕失去铁王座的恐惧。

  犯罪心理学把受愤怒情绪驱使实施的杀人行为称为“情激杀人”(kill in the heat of passion)。天才与疯子一步之遥,坦格利安家族一向走在英雄与狂人之间。

  从遗传角度看,龙妈的血液里天生流淌易激惹的因子,容易情绪失控。攻城是她脑子清醒时下的决定,君临城敲响钟声投降后龙妈继续屠城,则有可能是杀红了眼以后暂时性精神失常——她事先没有计划屠城,提利昂劝她只是担心攻城时伤及无辜。简而言之,龙妈在没有找到合理途径宣泄愤怒、化解内心恐惧时,短暂地发疯了。

  权游人物们的草履虫反应

  草履虫是单细胞生物,戳一下动一下,它的反应式非常简单:受到外部刺激——对刺激做出反应。《权游》里大部分人面对环境、事件时的情绪、行为反应都是龙妈这样简单、低级、十分原始。典型如龙妈的对手瑟曦,游街受辱后,她炸了圣堂,炸死了大麻雀、洛拉斯、玛格丽(你做了A,我就做B)。思维方式是单向的,不考虑后果,不去想玛格丽死了,儿子托曼会是什么感受?会做出什么决定?

  雪诺的反应模式稍有不同。雪诺被守夜人背叛,遭袭身亡,复活后报仇没有成为他的第一目标,相反于《权游》里很多人物。雪诺在史塔克家被当做私生子养大,受的窝囊气不少,他始终承认自己是史塔克家人,得势后没有报复弟妹们,这与席恩所做的正好相反。按照前面剧情铺垫的人物性格,龙妈不顾自己人安危屠城时,必然使史塔克家族的军队以及其他人伤亡惨重(从二丫惨状可知),容易招致不满、报复,而雪诺可能一如既往居中调停,却未必能用高级模式制止低级反应模式带来的矛盾、冲突。

  对于《权游》的结局,分析到此,似乎拨云见日。期待高开低走的最终季能有个令人满意的结局。

  □翠红(专栏作家)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从心理学分析《权游》即将收官的“疯狂”之举